首页 美婷大战僵尸 下章
第四章
 想到这,我倒是没急着扭送!我减缓了动作的回应,但它还是慢慢得快起来的了!好个热小精灵啊,你就只能用鼻子干我吧,能不能用你的把我送上高啊》来吧,快骑到我身上,用力的对我进攻…

 但要…小心…小心我的大肚子,我会尽力的张开腿,让你进,往里进,都进来,到最深处去吧!噢…那精灵好像真的知道我的心意,果然把那得飞快的热退了出来,可是就没有马上接续把它的真家伙来我。

 这时耳边听到的却是低哑沉重夹着息的一声男人嘶哑的话“干你娘,夹得我不行了,待会狠狠的你…呃……”这…精灵竟然开口说话?不是吧。

 而那声音…还…还耳…突然一阵热暖出现在我腹部,马上那热感分散还…还动着!在这梦中…我忽而有些觉得不对劲!这种梦中的来的很真实,跟之前的都不同,我…

 我是在做梦吗?刚才那股热热的感觉是道深处,好明显,是怪物进去的,但…但是热乎乎,暖暖的!想到这,我有些不安,就试着用力睁开眼,天…

 眼睛一眼开来,面前真的出现了一个怪物,借着窗外月光,虽然有点迷糊,但我看得出它是个猪头人身的怪物!不会吧,难道是我幻想多了。

 真的动了念把鬼怪引来自己?但一息间我又想不了那么多,本能地向后退缩,张嘴就要喊老公救我!这时,那怪物扑上来一手捂住我的嘴,我看着它那丑陋的猪脸在微光中狰狞可怖,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!

 就在这时那怪物居然把它的头摘了下来…我更怕了,闭着眼睛不敢看!可马上听到低哑的声音对我说“媳妇,别怕,是爸!”“你是…”我有些慌了!虽然听到人说话,心里稍稳,但一听是爸,又惊怕了起来!

 定神细看,噢…不是猪头人身的怪物,这是…是我的公公,是公公,他…他全身一件衣服也没有,光溜溜的!还有…小腹下有东西,是茎,那茎硬着,马眼明显的着一丝白浆!

 刚才道里那热暖暖的感觉,是…是它把…把…眼前的不是妖怪,可刚才发生的事不就是真的吗,我刚才和公公…不…

 是公公做了?…是…公公把我了…这是怎么回事?公公这时脸上也是惊谎失措,驴子般的老脸布皱纹,有些难为情的僵在我身前!我发现了这丑事,出于女人的本能嘛,我只能叫了。

 但没想到才张开嘴,公公那大手掌又捂住了我的嘴,他显然一时不知道怎么办,他可能一瞬间想逃走,我更清醒了,自己身体圣洁的道被公公侵犯了,刚才还夹着他的生殖器

 天…他是我老公的爸爸呀!刚才我还导、鼓励、配合的让它在我的深处磨,让它带给我鲁而生猛的,我甚至在梦中呻和呼吸怪物干我的媚声媚态都让公公看遍了!怎么办?我顾不得了。

 下意识就是摆东西了…可没想到我才扭了一下!公公好像被我动作提醒了!公公身子往我下来,向我下身送他那!我都还没准备抵抗,那还马上扎进我的里…“噢…”我忍不住从喉底发出不能自己的叫!太深了,顶到我最感的位置了!这男人的东西太不好说。

 虽然不是自己老公那最亲密最深爱的那,可是当它在女人身体那腔道,功能发挥起来依然殊体同归!都能让女人舒服!

 “不,爸,公公,不要…别进了,深了点,退一点吧!”这句话从我自己听起来也是那么,用词既是拒绝又作引导,调调连我听在耳里也觉得是在奉!公公也看出来了。

 居然摆着让那东西在我道里左旋右扭。那几下功夫美的我两只小腿直颤,太久了,太久没有过这样的刺和爽快!一时间我都忘了我正被老公的爸爸伦侵犯,脑海什么抵抗的念想都被快冲散!

 “媳妇,还以为你只喜欢怪物的,原来男人的你还是享受的…”糟,公公这话是…是什么意思…难道?“爸,我,我没有…我…嗯噢…”公公让我说完快速的把一退,退出半杆然后马上一,半杆全入!我登时下身像触了电一样,那舒服的感觉把我整个人都征服了,连肚子里的小宝宝都好像感觉到那触动!

 噢…妈妈的好宝宝“对不起了,妈妈被你爷爷了,妈妈和你爷爷伦还那么,对不起你爸爸啊,你出生了以后不要说出去!妈妈看样子是反抗不了,待会只能任由你爷爷干一回,我答应你,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好吗?”

 就在我那无厘头却很的想法中,公公又开口说话了“媳妇,这几个月以来,我儿子冷落了你吧?没想到你居然这么,耐不住寂寞,男人的要不了。

 连畜生、怪胎的你都喜欢上了?”我知道我现在没什么好解释,只能伪装着摇着头!公公的眼光之中带点鄙视,我是心里有数的,可能这段时间我的“非常”行径已经被公公察觉,好你个老头子,都快七十了,居然偷窥自己媳妇!虽然是我当媳妇的不应该,但你趁虚而入,儿子老婆,你…你…“好舒服…”

 公公连宵带打,舞下那杆宝,美死我了!也不知道我眼光是不是让公公看出来我想辩驳或有点恼怒,于是他狠狠的又连续送了我几下,害我忍不住喊出了舒服两个字,真的丑死人了!

 “宝宝,看你爷爷这老畜生,在你妈妈怀孕六个月的时候也不放过,要来上你妈妈,你长大后别孝顺他,可你就别怪妈妈跟怪物做了…而且也是幻想而已!

 妈妈也是不寂寞难耐,你感觉到吗?”其时,我也是无需跟肚子里的孩子待什么,但心里就有种不安和愧疚!一边让公公着,一边像卞傻话似的!

 “宝宝,你爷爷的也不是特别硬特别壮,只是因为妈妈我怀孕期感,所以才被干的手忙脚,没了抵抗力,任由欺负了!”

 怀着孩子被公公干上,我感到比让老公看见还有负罪感,可能是…可能是在我想到,这过程是孩子和我一起经历的时候吧,我这个当妈妈的在怀孕期做了这羞人的事情,对宝宝真是有愧,我想…

 是…是因为我待会一定只有挨干而不拒绝公公的送,因为那磨擦的望我已经征服了我的身体!“媳妇,干得你够吧啊?你咋不早点告诉公公你是条发情的母狗,希望有大的大公狗骑到你身上呢?”

 “公公,爸,请你别这么说,我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”“不是,你还装清纯,你朝朝这是什么?”

 我听公公说完,真的睁眼朝去,公公手上拿着…一个坐垫---沙发的坐垫,是…是客厅那个…我看着心里立即又谎了!“你那天用来磨水的垫子,还记得吧?”

 “我…”我羞人的眯上了眼睛不敢再看!那天在客厅看《泰迪熊》电影,我就是拿它来…来…“你朝朝…媳妇,这上面一大块结了块的印子,就是你水给的,你闻闻,那气啊…哈哈…我那天晚上拿着它闻了一晚上,心想什么时候可以直接把鼻子凑到你前闻个够呢…”“啊!爸,你…你放过我,我不敢了,我是你媳妇,你不能…啊吖…”公公又狠狠的把一退一“啧”这回还把那淋的水都出响声来了!

 我真的不能瞒骗自己,下体那淋的水已经让我会、菊花和股沟都感到了一丝凉意!“嘿…我不能,我不能,那怪物就能是吗?我这杆虽然老。

 可是还是真真正正的男人,硬乎乎热腾腾,你就不想?你朝你,才了几下,那水汪汪响呢!”“不是,不是…”公公那猥的话听在耳里,让我又羞又刺,要是在平常,这么挑逗的语,光是听估计都让我水!

 “我那傻儿子真不懂事,娶回来一个娃,才几个月没,一摸就水漫金山。亏得老爹我火眼金睛,一看你这媳妇就是个妇狐狸啊!”“我没有,我没…爸,不要动…不要…”听公公一说起老公来,我倒是有些后悔,觉得真对不起他。

 可是刚才被公公重重的了几下,我实在是不住那想要继续被望,好像那一停下来,道就麻的好像被蚊子咬过,没有了磨擦就止不了那不适感!

 一对分开的大腿不自觉的贴住了公公那肥油油的,小腿还自然的弯成勾,在公公的股中间搭住了!

 我知道我那对媚眼中传递出的不是求饶,是求干,企求公公用力的干我这媳妇的!公公也从我身体语言和眼神看出,他似乎有些放松了劲。可能是因为刚才他还是害怕我发现他的行为。

 但经过几次试探、威吓,发现我又怕又羞,并没有反抗翻脸的意思,还好像享受希望他的干,公公脸色展显出胜利者的喜悦!“媳妇,今天晚上我也是来足你啊,你朝朝!”
上章 美婷大战僵尸 下章